交了1.5万元,上了3节课,培训机构却人去屋空

  8月5日,江苏苏州一早教机构跑路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。苏州的陈女士称,自己在6月30日给孩子交了1.5万元报了早教课,可仅上了3节课这家知名早教机构就关门了,余款难退,负责人也失联。初步统计有近900名家长被骗,涉案金额达200万元。

  《工人日报》记者梳理发现,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上半年,被媒体曝光跑路的教育机构已有15家,有的涉案金额高达2000万元。

  不仅在教育行业,如今,餐饮、健身、娱乐、医疗、装饰装修、教育培训、月子中心等已成为“收钱后跑路”的重灾区。

  一些机构收钱后跑路,并不是一个新问题。那么,这种现象为何频频出现?

  据消协工作人员介绍,有相当一部分消费者在遭遇预付式消费无法兑现时,因觉得报案效果不好,在涉及金额不大的情况下,选择了隐忍。还有的虽然消协组织了纠纷调解,商家却拒不执行。

  近期,长春市消协受理了一个购买旅游服务后公司“人间蒸发”的投诉。涉事消费者称,货比三家后选择了相对优惠5000元的号称吉林省大众国际旅游有限公司,用2万元购买了两份希腊双人10日游。不过,还未到出行日,公司就人去楼空,且所有电话均无法接通。

  消费者去文旅局投诉才发现并没有该公司登记信息。市消协调查得知,原来这家公司的合同公章竟是伪造。

  “最常见的套路还有虚假宣传。”钟萍介绍,“一些商家以诸如打折、考试保过、送礼品等各种优惠方式,甚至是虚假宣传吸引眼球诱导消费,以收取押金、入会费等,实际可能已经设置让消费者晕头转向的‘霸王条款’。”

  作为长春市政协委员,在今年长春市“两会”上,钟萍准备了一份《关于制定“预付费式消费”地方性管理规定的提案》。她建议应对预付费营销的商家设定必要准入门槛。凡向消费者收取预付费无论发行消费卡与否,一律必须申报,同时限定预付费额度,企业法人提供的单张记名预付凭证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,同时制定合同示范文本,明确双方责任,格式条款的解释应以保护消费者利益为导向。

  “应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,细化操作措施。”广东广和(长春)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雨琦说,“还要加强违法失信惩戒力度,对商家形成有效的约束机制。”

  此外,王雨琦还建议,各监管部门也应负起监管责任,加强部门间的沟通和协作,共同对预付式消费市场进行规范和管理。同时,消费者应避免大额度交付预付款项,要充分了解经营者信息,并在订立合同时认真审查相关条款,注意保留缴费凭证等证据。